找回密碼  

每天為您奉上深度的熱點財經、商業、科技、時尚等資訊,同時也可關注我們其他社交平臺!

今日熱點 門戶 熱資訊 新聞 查看內容

厲害了!深圳“阿甘”跑回長春 奔跑66天3547公里

摘要:看過好萊塢大片《阿甘正傳》的人一定對主人公阿甘以驚人毅力跑遍美國印象深刻。現實中,深圳也有一位“阿甘”。在深圳生活了28年的曲延峰從3月12日開始,從深圳蓮花山 ...

看過好萊塢大片《阿甘正傳》的人一定對主人公阿甘以驚人毅力跑遍美國印象深刻。現實中,深圳也有一位“阿甘”。在深圳生活了28年的曲延峰從3月12日開始,從深圳蓮花山鄧小平塑像前出發,背著8公斤的背包獨自開跑,計劃歷時80天跑步4000公里到長春。

而在昨日(5月16日),也就是出發后第66天,曲延峰從長春傳回喜訊,他已經到達長春,共跑了3547公里,成功穿越中國南北。

new image - rrfkq.jpg

南下28年,本命年下定決心跑步回東北

曲延峰1969年3月12日出生于吉林省梨樹縣,在吉林市讀的大學,1990年到深圳發展。通過努力,他從深圳發展銀行的一名普通職員做到支行行長。然而,外人眼里人人羨慕的白領高管對自己卻并不滿意。

曲延峰說,在銀行工作的時候,由于工作壓力大,作息不規律,曾多次因胃痙攣住院。于是,2006年毅然辭職,開始把精力轉向自己喜歡的方面,“我從2010年開始愛上長跑運動,每天早上6時許繞城跑10多公里”。曲延峰在參加過國內的30多次馬拉松賽和20多次超長距離越野賽后一發不可收拾,干脆自己變身為越野賽組織者。2012年,他在深圳率先組建越野跑團隊倡導健康越野跑;2014年,成功舉辦深圳首屆越野百公里體驗跑……

2016年8月,曲延峰回家參加畢業30年的同學聚會。聚會上,大家商量下一次聚會的時間。“說不定2017年我會跑步回東北。”曲延峰一直有一個夢想,那就是從深圳跑步回東北。

回到深圳后,曲延峰開始準備從深圳跑步回長春的行程計劃。2017年3月9日,曲延峰才告訴身邊的親朋好友,要在3月12日48歲本命年生日那天從深圳出發,跑步回東北。“我的性格和多數東北人一樣,喜歡簡單直接,既然已經決定了就去努力實現。”曲延峰說,由于家人了解他的倔強性格,沒有阻攔。

無商業無后勤獨跑,每天至少行進60公里

3月12日早8點半,在家人、跑友的見證下,曲延峰背上一個8公斤重的背包,從蓮花山鄧小平塑像下開跑。

根據規劃,曲延峰要穿越廣東、江西、湖北、安徽、江蘇、山東、河北、北京、遼寧、吉林等10省、直轄市,共計4000公里,80天走完。這意味著,曲延峰每天至少行進60公里。因為無商業無后勤,獨自上路,日均行程長,曲延峰只能輕裝上陣。背包內容物一再從簡:2雙鞋子,3套貼身衣物,1件鴨絨服,2條長褲以及水和干糧,負重約8公斤。

48歲,不是耽于做夢的年齡,而是敢于讓夢想理想化為行動力的年齡。第一天,本來70公里的行程,曲延峰送給大家一個驚喜,12小時38分鐘跑出了89.4公里,抵達惠州市政府。3月13日,從惠州市政府出發,至河源市東源縣,曲延峰又跑了92.45公里。

連著跑了兩個90公里,到了第三天,曲延峰的身體出現了痛累感,“第二天跑下來,全身癱軟,只有疲倦,沒有思維,腦子一片空白”。更糟糕的是,腳起泡了,晚上小腿還抽筋。好在一晚休息之后,小腿不抽了,除了腳上水泡依然光鮮醒目,全身略有酸乏但沒一處疼痛,這讓曲延峰感到欣慰。

一路向北,第五天進入江西省。在江西省跑了15天(含休整2天),每天奔跑約60公里,終于在3月31日進入了安徽省,又在安徽連續奔跑了10天。曲延峰在行程日記里寫道:

今天是四月九日,出發的第三十天。已經連續跑十天了,休息還是前行?按身體情況來說,的確很疲乏,小腿的肌肉拉傷幾天了,疼痛一直相伴,很久以來,我一直想到如何在運動中讓運動損傷自然復原,這次出行,也是我想做的一個有效驗證的課題。想到前面預報有大雨,為了盡量避開雷電大雨,我咬咬牙決定,還是繼續出發,目標江蘇徐州。

4月10日,曲延峰別皖進蘇,趕上大雨,一路雨為伴,步履維艱。“當天九點多,開始下雨,新雨衣披掛上陣,這已經是出發以來的第四件雨衣了。”曲延峰說。

苦行僧跑法,身體被無數次重組:前一天停在什么地方,第二天就在什么地方啟程

對于曲延峰而言,此行是個漫長的過程。長達66天,每天24小時有12個小時在路上奔跑,沒有人歡呼,只有沿途呼嘯而過的汽車。雖然在部分目的地,會有認識或者不認識的跑友前來打氣,進行一小段陪跑。但更多時候,曲延峰都是一個人在路上奔跑,不管刮風下雨,還是找不到小店落腳的漫漫長夜。

曲延峰說,他的跑法是苦行僧式的,沒時間沿途賞風景,每天的生活只有奔跑和找地方落腳兩件大事。有時候目的地是在鄉鎮上,找不到住宿小店,只能繼續往前奔跑,到下一個鄉鎮找住宿。每到一處落腳點,首要事情就是洗洗晾晾。進入山東后,很多住宿處沒空調,衣服晾不干,只好第二天奔跑的時候,衣服襪子掛到背包上,邊跑邊風干。

“過去40多天,每天幾乎只睡5個小時,早上五六點就起來找早餐吃,吃過早餐后消化半個小時,收拾東西趕緊趕路了。”曲延峰說,古人說“日行百里”已經到極限了,但他做到了日行一百二里,甚至更多,“人是沒有極限的,不要給自己設定條件”。

“但三四千公里的長跑不是數字上簡單的累計相加,運動的強度擺在那里,每天必須堅持完成,沒有后援,只能靠自己。大難題,如途中會遇到很多隨時可能發生的危險,目睹車禍后誰都會害怕,那么如何克服心理這一關是最重要的。小難題如水喝完了、找不到吃飯的地方,找不到小店落腳,手機沒電了,以及持續的傷痛疲勞,都需要逐個克服。”曲延峰說,“60多天,最持久、最難克服的就是疲勞和傷痛,身體被重組了無數次,很多時候都靠意念做支柱”。

因為大部分時候走的都是塵土飛揚、汽車從耳邊呼嘯而過的國道,有時候走上了有人行道的大路,曲延峰甚至覺得“幸福來得太突然”,“這種路走起來太舒服了,讓人想睡覺”。

一路“驚”“喜”相伴:路遇惡狗狂吠,也有流浪狗一路陪跑

路上,不僅有風雨的肆虐、泥濘路的艱辛,還有村狗的困擾。第九天,曲延峰從贛州到萬安夏造鎮,路過一個小村時,就被村狗“圍攻”了。“看到我這個陌生人,很有惡意地狂吠,最多的時候,六七條狗同時沖過來,我只能揮動雨衣大喊著驅散它們,山民們站在自家的門前,對我這樣一個陌生人也是很敵意地遠望,麻木而冷漠,并不對自家狗進行制止。這也許是因為這一帶山區與外界接觸太少的緣故吧。”曲延峰感慨。

山里的夜晚也來得似乎要早些。有好幾天,常常天色已晚,曲延峰距離目的地還有十幾公里。趕上雨天,全身濕透,困餓濕冷感陣陣襲來。山間小道上,沒車沒人,一路上各種聲音幽幽響起,風雨聲、狗吠、豬哼、村里送葬的喇叭聲音,夾著自己粗重的喘息聲音。“大腿撕痛、腳趾麻木,我必須盡快跑出山路,不能困在山中。”這時,曲延峰腦袋里只有一個想法。

不過,路上,曲延峰也“撿”到很多枚小確幸。比如,出發第二十天,曲延峰打算一日穿越三省:從江西九江出發,穿過湖北的黃梅縣,目的地到達安徽宿松縣城。在曲延峰將要離開湖北省時,一只可愛的小狗跟著一路相伴,一直跟著跑到了宿松。“大約跑了十多公里,然后自己又跑回去了,或許它也懂得送君千里,終有一別吧。”對于小狗的離去,曲延峰覺得有點不舍。在無人區,一只小狗的陪伴,也是莫大的動力。

4月25日,曲延峰從北京出發,又有一條小狗一路陪跑,不離不棄。據曲延峰從現場發回的視頻,小狗疑似流浪狗,很乖順。可能小狗已經多日沒吃飽,體力似乎還不如曲延峰。心疼小狗,曲延峰趕緊找到小賣部給小狗買了吃的。本打算趁小狗吃東西時,就此別過。沒想到小狗看到曲延峰一邁步,它也跟著跑了,一跑就是一整天。“也是一種緣分,且行且珍惜。”曲延峰不忍心再趕走小狗。

親哥打飛的來幫補鞋,曲延峰激動得像個小頑童

4月6日傍晚時分,曲延峰的哥哥告訴曲延峰,自己從深圳飛到合肥了,正趕過去看他。“離家出行近一個月了,第一次見到親人,哥哥代表全家來看望我。”曲延峰說,當時非常激動,快樂得像小頑童。

4月7日的行程,哥哥一路開車陪跑。“我在前面跑,哥哥在后面開車跟著,我跑的有些是鄉村小路,還有的地方在修路,他的車進不去,只能繞路走。有時,我回頭一看,哥哥不見了。只能電話聯系前面某個地方會合。我邊跑邊想起兒時兄弟一起玩耍的趣事兒,非常開心。”

跑了近一個月,曲延峰的鞋子磨出洞了,一直沒找到地方修。到達能仁鄉鎮上,哥哥趕緊到鎮上找師傅補鞋子。

說起修鞋子,4月22日,進入河北后,從北京趕來助跑的馬拉松愛好者“牡丹夫婦”讓曲延峰感到特別暖。細心的牡丹夫婦發現了曲延峰的鞋子又破了,趕緊找補鞋處幫忙修好鞋子。“你不知道,在陌生的城市找補鞋處有多難。”曲延峰感到暖意陣陣。

意外收獲:跑友們常早早守候迎接我,我感覺我像是一根接力棒

曲延峰的姐姐建了一個“八千里,深圳~長春穿越”的微信群,隨著曲延峰行進路程不斷增加,該群也從十幾個人的小群,發展成350人的陪跑圍觀大群。

“一開始我是打算自己跑,這是實現個人夢想,并沒想到讓那么多人知道。”曲延峰說,后來,跑著跑著,才發現,原來有這么多人關注著自己。那與其“獨樂樂”,不如“眾樂樂”,讓周圍的人知道,也是對自己的鼓勵,有了關注便有更大的動力,“每完成一段行程我都會給自己打分。我希望自己在途中不會受傷,能夠堅持到底。”

此外,每行進到一個新地方,便不斷地有新面孔加入到陪跑的隊伍里,雖然可能是在終點的迎接,或者新起點的相送。“我有種被移交的感覺,前面的跑友才剛剛熟悉,到了城際交會處,話別珍重千叮嚀萬叮囑;下一個接力的城市,跑友們已早早守候,如獲至寶地迎接我。我感覺我像是一根接力棒。”

曲延峰說,各地的跑友平時都在跑,卻沒有任何聯系,你跑你的我跑我的,互不搭界。由于自己的出現,各地跑友相識并有了往后經常走動的想法。“這乃無心插柳之舉。當時憑頭腦一熱冒出來的“跑八千里路”,原想著只要一份堅持一份夠膽。沒想到自己倒成了一枚繡花針,這是要把沿線的跑友都繡在一張跑友地圖上啊!”曲延峰笑稱。

昨日,曲延峰告訴記者,出發前,預計80天跑4000公里,到達長春。但途中,他多擇直線跑,結果66天跑了3547公里就到達了長春。很多跑步的人覺得每天五六十公里很正常,實際上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兒。三四千公里長跑,運動量是每天累加的,身體沒有恢復就要繼續。不過,他學會了在運動中恢復,第二天早上可以跟沒事一樣,繼續奔跑。

親友祝賀

為夢想而堅持不懈

姐姐:他是一個為夢想而堅持不懈向前奔跑的人,無論多么大的雨,多么曬的太陽,他都堅持自己一步一步丈量他的跑程,陪跑的朋友們見證了他的真實。他的行者軌跡圖,大家隨時都能看到他的狀態。

跑友祝賀

他遵守自己的

游戲規則

(陪跑的北京跑友牡丹):祝賀!他是個認真的人,前一天停在什么地方,第二天就在什么地方啟程,他的里程表是完全認真統計的。而且,跑程內一步都不肯坐車,不管天氣再怎么惡劣,他說自己要遵守自己的游戲規則。

報喜人說

很多人問我這次出來的原因,其實很簡單,就是單純想跑,沒有商業贊助也沒有后勤保障。如果非要說一個,那就是我想“人肉”出一條穿越中國南北的越野跑路線圖。過去66天,我所走的每一步都有軌跡記錄,這或將成為第一條穿越中國南北的有軌跡線路。我已到達長春,突然還想再跑至哈爾濱,還有約350公里,但愿也能成功。——曲延峰

1

路過

雷人

握手

鮮花
1

雞蛋

剛表態過的朋友 (2 人)

會員評論

已有0人參與

返回頂部
腾讯分分彩app下载